?    张瘸子在这一带可算是老混混了,而且还算得上颇有经历的老混混。

    西街一直以来就是个龙蛇混杂的地方,在这个地方牛鬼蛇神频现。

    打小就辍学跟一个叫做鬼哥的人混,说白了也没什么大本事,就是靠着周围市场混点吃喝。

    到了后来,鬼哥死了,他便接替了鬼哥,成为这一带的‘当家人’。

    那个时候,张瘸子才十七岁。

    俗话说得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在一次打群架的时候,张瘸子遇到了硬茬。那一次,他的腿断了。

    那个时候医疗条件差,没那么多钱做手术。腿由于病情恶化变成了跛脚,张瘸子的名字便是这么来的。

    不过自打那次过后,张瘸子也正式在这一带彻底出了名。而这一出名,就是二十多年。

    虽说有命,但毕竟还是个混混。这么多年来,没少进局子。

    现在好了,这个世界突然间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切对于张瘸子来说,似乎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以前的他是威风,但却是极为有限。别人虽客气的成为他张哥,但是实际上有没有钱他自己知道。

    仅仅靠在一两个市场收收费用,勉强能够维持享受的。但是要说到赚大钱,还是差了很远。

    但是现在不一样,张瘸子第一时间感觉到这个世界似乎法律已经不存在了。

    在这种情况下,手底下有人有武器。张瘸子感觉到,似乎无数金钱美女朝着自己飞来。

    渐渐的睁开了眼睛,张瘸子从梦中醒来。

    “这是……”

    张瘸子发现自己依旧身在原来的农贸市场二楼办公室中。

    可是,身体却被绳子捆住了。

    环顾四周,自己的几个得力手下也是如此,被绳子捆住倒在那里不知死活。

    而他的面前不远处的椅子上,正坐着一个年轻人,此时正笑盈盈的看着他。

    “你是谁?”

    猛然的,张瘸子坐起了身子。

    多年的经验告诉他,眼前的形势对他极为不利。似乎,他被人绑架了。

    “我是谁?这还要问你!”

    楚然缓缓起身,来到张瘸子面前笑道:“如果你不去派人找我的麻烦,似乎我们也不会见面,你说是吧?”

    蒙汗药的效果来得强,去的也快。按照赵寅东的说法,只要用点水就能够让人清醒。

    “你是……六中那边新来的那个人?”

    张瘸子在脑中快速的思索,尽管还有些头痛,但还是一下子有了答案。

    整个西街还哪里有人敢和他作对,如果不是外边已经变成了和平世界来抓他的人之外,便只有那个六中了。

    之前来了一个六中的老师,和他说那边有个年轻人带了一大堆吃的。这不禁让他有些心动,于是拍了几个年请收下去那边打探情况。

    可是后来回来的人却说,六中那边的恶人竟打伤了他的手下。

    原本混了二十多年西街的张瘸子脾气就很大,现在世界变成了末世,他不但手下的数量扩张了,还得到了更精良的武器。

    现在有人竟然敢伤他的属下,这让张瘸子愤怒不已。当下派出了不少兄弟,想要教训一下那个不开眼的小子。

    只不过没有想到,现在对方竟然找上门来。

    “我的那些兄弟怎么了?”

    盯着眼前的楚然,张瘸子的脑袋飞快的转着。

    他之所以如此问,并不是担心他的那些手下,而是为了拖延时间。

    此时的他浑身上下都被绳子捆住,旁边的手下又还没醒来。张瘸子看到,他和手下的枪此时都在对方的手中。

    之前从西街派出所内找到了三把枪,其中一把给了手下前去六中要教训眼前这个年轻人。而其他的两把则在这里,现在俨然也被对方夺了去。

    张瘸子混了二十多年,什么情况没遇到过。现在这种情况,对方没杀他,显然是有目的而来。

    “他们都死了?!?br/>
    果不其然,楚然的话印证了张瘸子的想法。

    只不过没想到的是,眼前的年轻人看似年纪不大,但是下手却如此之狠。七八个兄弟,说杀了就杀了。

    哪怕是巅峰时候的他,也做不到杀人眼睛眨都不眨。

    “你到底想要什么?”

    深吸了口气,张瘸子看着楚然的表情。

    现在这种情况,恐怕农贸市场是保不住了。不过对方既然没杀他,这让他有些意外。

    在这种末世的情况下,没了食物没了武器,很显然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楚然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从兜里拿出了一颗黑色的药丸。来到张瘸子面前,将药丸拿到他的嘴前。

    谁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张瘸子咬紧牙关。但是下一刻一股庞大的力量掐住了他的脸颊,不由自主的,他吞下了那颗药丸。

    “这是颗毒药?!?br/>
    丝毫没有隐瞒,楚然淡淡的说道:“这颗药吃下去之后七天之内没有解药就会全身腐烂死去?!?br/>
    说罢,楚然看着张瘸子的表情。

    听了楚然的话,张瘸子脸上闪过了一丝惊恐。

    此时没有人会认为楚然的话会是假的。

    能够这么快的找上门来,并且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将他制服。这样的手段让张瘸子感到恐怖,要知道这边他的手下可是不少,而对方只有一个人。

    “所以说,只要没有解药,你将痛苦的死去?!弊砘氐阶吻?,楚然坐了下去:“我现在有一个问题,你要是回答得好的话,我还可以让你做这一片的老大。当然了,怎么做还是要按照我的要求。

    要是回答的不好,你懂的。现在这个世界什么最不值钱?那就是人命?!?br/>
    早在之前,楚然就想好如何面对眼前这个张瘸子。对待不同的人,就要用不同的手段。

    “你……说……”

    深吸了口气,张瘸子有些心灰意冷的说道。

    此时此刻,他已不再像往日那样桀骜不驯。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掌握了他的性命。

    他并不会认为楚然拿假药骗他,这种情况下,不用药对方也能逼问出想要的问题,又何苦浪费这样的时间。

    “那好!我想问的就是,你的腿究竟是怎么好的?”

    点了点头,楚然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天津快乐十分 www.poy2.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