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快乐十分 > 玄幻小说 > 画魂 > 第七百五十四章 缘起19
?    这些日子就算苍妄再如何做出些轻佻的举动,也未曾像今日这般过分。原本应该立刻就动怒的风湮却忽然觉得有一股奇异的暖流通过男子的手指触碰的唇瓣飞快的流窜到全身,很快她就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眩晕,脸颊居然不由自主的在发烫,呼吸也莫名急促了起来。

    她下意识的用手推拒了男子一下,发现只是徒劳,于是皱着眉头开口问道:“你……你对我施了什么邪术?”

    苍妄微微一愣,本能的反问了一句:“我对你施了邪术?”

    风湮大恼,又抬手去推他,“你把手拿开,莫要每一次都如此轻薄于我!”

    苍妄心头一跳,这才反应过来女子所言为何。他缓缓垂下手的同时细细的端详着女子的脸,发现对方的面色有些发红,气息也不如平常面对自己的戏弄时那般平稳,那双清冷的眸子似乎有那么一瞬还闪过了一丝类似娇羞的色彩。

    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方才情不自禁的用手触碰了一下她的唇,所以她的情绪才会因此而产生动荡,身体出现了脸红心跳的不正常反应,继而误认为是自己对她施展了什么邪术?

    可是不应该啊……像她这样的女子,哪怕是被自己剥得只剩下亵衣亵裤了,无非也就是柳眉倒竖怒火中烧的要与自己拼命,而绝对不可能显露出什么与羞赧有关的神色。所以她此时这般作态,到底是对自己动了心思,还是在装作对自己动了心思?

    苍妄心中犹疑不定,原本扣在女子手腕上的五指却是越抓越紧。

    女子蹙眉的模样晃着他的眼睛,微微张开的红唇吐出的热气撩动着他的心弦,一种从未有过的焦躁之感在这一刻莫名自心底升腾而起。

    “该死的!”苍妄忽然低骂了一声,抬手却是狠狠的将女子一把推入了自己设下的禁制中,推进了那危险的密林深处。

    “啊——”风湮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道吓了一跳,本能的低呼了一声。

    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视线所及竟然已经看不见男子的身影,出现在她身边的是那株能够让她倍感不适的尸香魔芋。

    “姓修的,你……”风湮生平头一遭有了破口大骂的冲动,可是一张口,那令人作呕的尸气便立刻钻入她的口鼻,席卷了她全部的感官。

    “呕……”胃部传来了她已然不陌生的痉挛之感,一股酸水涌上喉头,风湮被这恶心的气息再一次逼红了眼。

    密林外的苍妄眯着双眼,面无表情的盯着眼前层层叠叠的树林,负于身后的双手却是下意识的紧握起来,咬着牙狠狠道:“本王倒要看看,你究竟要演戏演到什么时候!”

    “啪”的一声,画倾城一个没忍住,一巴掌拍在了苍无念的胳膊上,嗔道:“你这个狠心的家伙,你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

    苍无念自己看着自己当年的劣行也挺无语的,急忙伸手揽住画倾城,“湮儿莫气……我这不是……我这不是一时间无法适应嘛!”

    “适应什么?”画倾城不解的看着他。

    苍无念将自己的额头抵在女子的额头上,轻叹了一声:“当然是不适应自己已经对你动了心啊?!?br/>
    “???”画倾城先是一愣,随后心中有些窃喜的说道:“你是说,你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对我动心了?”

    苍无念一边蹭着她的额头,一边低声道:“其实在将你推入密林的前一刻,我更想做的是抱紧你,亲吻你那双娇艳的嘴唇。但是这个一闪而过的念头让我感觉到莫名的紧张,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从来没有对任何人产生这样的冲动。

    “所以……我当时才会忽然感觉到愤怒。我不喜欢自己的心绪不受自己掌控的感觉,于是当时我只想把你甩得远远的,最好是永远不要再看见你,我以为只要这么做了,我的心绪便不会再被你影响?!?br/>
    “永远不要再见到我……你当真如此狠心吗!”画倾城伸手掰开男子抵在自己额上的脑袋,幽怨的盯着他的双眸。

    苍无念顺势抬手握住了女子的手,轻笑了一声道:“不过是自欺欺人的举动罢了,你岂是说忘便能忘的。离开铁共山之后,我时?;嵛薅说南肫鹉?,想起我们这短暂相处的日子。当我弄明白自己的心思之后我找了你好长时间,却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你了?!?br/>
    “离开,你去哪里了?”画倾城疑惑的问道。

    苍无念扬了扬下巴,示意女子继续关注眼前的记忆幻境,“你看看就知道了?!?br/>
    画倾城扭头看去,只见苍妄面色冷峻的在密林入口站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像是在等待,也像是在犹豫??墒橇肿永锇舶簿簿驳?,没有出现任何一种他预想中的结果。

    他不禁剑眉紧蹙,心中有些犹疑自己之前的举动是不是有些过分,或许自己这些日子的猜测有误,这个女子真的不是某些蠢蠢欲动的势力推出来接近他的,而有可能是一个因为意外而失了法力的……仙子?

    脚下轻轻挪了挪,他几乎已经下意识的就想冲进密林将那个柔弱却要强的女子给带出来。

    可就在他刚迈出第一步的时候,他的面色忽然一凝,行动也因此顿滞了下来。

    抬眼将周围扫视了一圈,确定没有任何不正常的气息之后,他抬手一挥袖袍,一道光幕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光幕之中出现的是一个盛装打扮的女子,但是这一身所谓的“盛装”可并非是通常意义上的华美服饰,这一身“盛装”代表的是这个女子的身份——修罗界的占星师。

    “这是……云蕊?”画倾城看着光幕中的女子,不由得低呼了一声。

    苍无念点了点头,“没错,那时候修罗界的占星师还不是蒙羽?!?br/>
    “早就知道她是个美人,没想到她如此盛装打扮,看起来更是庄重美丽?!被愠怯芍缘某圃薜?。

    “这可不是普通的盛装,这是我修罗界的占星师在举行重大的占卜仪式时才会穿上的衣裳?!辈晕弈蠲嫔⒛?,沉声说道。

    “竟是这样?那……云蕊这副打扮见你,想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找你了?”画倾城有些紧张的看了看苍妄,又看了看苍无念。

    苍无念的目光微微凝了凝,“她是为了何事发密信给我,我倒是记不清了,但是这一走,我与你分开了好几百年我倒是记的清楚?!?br/>
    两人正说着,就见光幕中的女子对苍妄行了个修罗大礼,道:“星师云蕊,见过王上!”

    苍妄面色平淡的看着她,问道:“何事?”

    云蕊道:“启禀王上,我界与魔族的结界又有了些动摇,今晨一名正逢轮值的长老前去巡逻,结果却在交界之处受了伤?!?br/>
    苍妄闻言,面色顿时一沉,“本王离开修罗界的时候那结界还并未出现任何异常,这才过了多久,竟能让魔族通过结界的缺口损伤我修罗长老了?”

    云蕊忙抱拳道:“王上息怒,依臣下拙见,此事……有些蹊跷?!?br/>
    “如何蹊跷,你且说来听听?!辈酝辽?。

    云蕊面露凝重之色,沉吟了片刻道:“药师已经替那位长老详细诊治过了,结果却是发现那位长老的身上没有任何打斗留下的伤痕,体内也没有内伤。诊治来诊治去,最后才发现他的识魂遭到了损伤?!?br/>
    “识魂受损?难不成是魔族的噬魂兽?”苍妄蹙眉道。

    云蕊摇了摇头,“不像,若是噬魂兽所为,这长老的身上不可能一点反抗的痕迹都不留下。而且他的识魂只是受创,并未残缺,这不是噬魂兽的秉性?!?br/>
    苍妄闻言点了点头,面色也愈发凝重起来,思量片刻后抬眼望着云蕊道:“你这番打扮,可是要祭天?”

    “是,长老一事只是个诱因,臣下希望能够看见本质所在?!痹迫镉Φ?,面色却难看了几分,“可是仪式已经进行到一半,臣下却发现有许多关节无法顺利打通,每每要占卜出端倪之时,好不容易形成的星象就会幻灭,而幻灭之前……臣下所见均是王上的身影?!?br/>
    苍妄微微眯起了双眼,沉声道:“照你的意思,这接下来将会有许多事情是直接冲着本王来的?”

    云蕊担忧的点了点头,又对苍妄恭敬的作了个揖,语气恳切道:“臣下斗胆,恳请王上即刻返回烈阳宫中。如今仪式尚未终止,王上此时动身赶回来还来得及?!?br/>
    占星师祭天以求观测天机的星象,这本来就是个十分消耗法力的阵仗。如今祭天进行到一半,占星师却骇然发现天机所向的目标不在自己的占卜范围之内,若是坚持占卜,一来白白耗损法力,仪式的结果只能是没有结果;二来,占卜的失败会影响到占星师的悟性和预知能力,有些十分重大的仪式失败,甚至会毁了一名培养不易的占星师。

    因此,云蕊才会如此无奈而又仓促的请求苍妄赶紧返回修罗界。

天津快乐十分 www.poy2.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