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快乐十分 > 穿越小说 > 大唐技师 > 第106章 登徒子!
?    “哎哟哟……”

    王鸥嘴里一甜,李牧痛叫出声,无奈苦笑。

    刚刚他看到王鸥的架势,就知道要遭,来不及躲避,王鸥就冲上来了。这下可好,由于王鸥没有经验又非常紧张,她冲过来的时候,是张着嘴的,再加上踮脚的冲力,上牙磕在了李牧的下嘴唇上,登时流出了血来!

    李牧吃痛,忍不住叫出了声,心里却哭笑不得。他不生气,只是有点想笑……这叫什么事儿??!弄反了吧,老子是个男人,怎么还叫出声了,还送了一血,不应该是老子拿了你的一血,再让你叫出声吗?

    王鸥见自己惹祸了,一脸不好意思地看着李牧,抬手便要帮他擦拭,期期艾艾道:“我、我没做过……不太会……你没、没事吧?”

    “唉,小伤?!崩钅拎芰艘幌伦齑?,还是有点疼,看到王鸥歉然的样子,笑道:“这种事情,多练习一下就好了,不要责怪自己,我这个人非常乐于助人,会尽心竭力帮助你进步的?!?br/>
    王鸥羞红了脸,嗔道:“谁要你帮……”话还没说完,便被李牧拥住了,紧紧搂在怀中。李牧亲住王鸥的嘴唇,舌头蛮不讲理地入侵进去,把她的香舌俘虏,肆意妄为。

    王鸥何时被人如此轻薄过,大脑瞬间宕机,根本做不出反应来,只能被动地承受。李牧肆无忌惮地来了一个法式舌吻,报了刚刚的一血之仇,才心满意足地把她放开,道:“现在有些心得了吗?”

    “哦……”王鸥魂游天外,愣愣地应了声,突然不远处响起一声惊叫,把她带回了现实。竟然有人看到了?这该如何是好?王鸥惊恐地顺着声音看过去,李牧比她的反应要快很多,已经冲了过去,把惊叫之人捂住嘴拽了过来。

    “你是……欸?”李牧刚要问是谁,忽然看到这个人的眉眼,感觉有些熟悉,松开手一看,巧了,竟然是魏璎珞。魏璎珞满面羞红,用力挣脱李牧的辖制,看看他又看看王鸥,然后又看向李牧,怒道:“你这个登徒子,你竟然……你不要脸!”

    王鸥闻言,面色惨然,背过了身去。她刚刚可以仗着酒劲向李牧表明心意,但那是在只有两人的情况下。现在被魏璎珞这个第三者看到了,顿时有一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她不是不爱惜名节的浪荡女人,因此心中更加难受。

    李牧却皱起了眉头,道:“小丫头,你竟敢如此非议师公?还有没有点礼数?我怎么就不要脸了?刚刚作诗你没听到么?我做了三首诗,已经表明了心迹,相爱的人在一起亲个嘴,不行???看你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说着,李牧鄙视地瞪了魏璎珞一眼,伸手拉过王鸥的手,用力一拉,便拽进了怀里。王鸥虽不情愿,但也为情郎的担当而感动,索性不去管了,埋头在他的怀里,只觉得人生三十二载,从未有如此甜蜜的时刻。这个比自己小了十五岁的男人,竟能给与自己从从未有过的安全感,一时间竟然痴了。

    魏璎珞的人生非常简单,何曾见过如此‘不堪入目’的场面,又被李牧这么蔑视的目光一扫,气得浑身都抖了起来,道:“你是有夫之妇,她是有夫之妇,你们、你们这样苟且,还狡辩什么……”

    “你给我住嘴!”李牧撂下了脸,道:“小丫头,我警告你,给我放尊重些。我们之间的关系,是我们自己的事情。就算如你所说,我是有妇之夫,她是有夫之妇,但是我们若想在一起,跟你也没有关系!我不可以多娶一个么?她的丈夫早逝,不可以再嫁么?官府都允许,轮到你说三道四?小小年纪,留点口德,不然到时候你死了男人,也不让你改嫁,送你去庙里做尼姑!”

    “你才死了男人呢!”魏璎珞虽然没有男人,但是也不想自己未来的男人遭到这样的诅咒,顿时被激怒了。

    李牧吐了一下舌头,要多气人有多气人。魏璎珞气得要哭了,抬手要打他,被李牧捉住了手腕。

    “你松开我!”

    “我不松!”李牧眼珠一转,道:“让我松开也行,你得发誓,今天看到的事情不会让第二个人知晓,尤其是你爹!”

    “哼,你休想堵住我的嘴!”

    李牧伸出舌头,舔了一圈嘴唇,意有所指道:“我堵人嘴巴的本事可厉害呢,尤其是堵女人的嘴,一堵一个结实!”

    王鸥在李牧怀里,听得真真切切,哪还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羞不可止,在他腰上掐了一把。魏璎珞刚刚目睹了李牧对王鸥做的事,自然也听懂了,终于是没抗住,眼圈一红,眼泪掉了下来。

    “你不讲理,你欺负人……”

    魏璎珞哭了起来,李牧有点慌了,把王鸥松开,来到魏璎珞面前,道:“哎?咱们有话好说,你别哭啊……哎呀,你哭能不能小点声,把人再引过来……你小点声!”

    “我就哭!我哭你还管得着吗?怕人看见你别做啊,你做了还怕人知道吗?你这个登徒子,我就要让人知道你的真面目……呜……”魏璎珞越哭越伤心,越哭声音越大,抬手擦眼泪,突然‘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一个纸包。

    三人都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眼,顿时空气安静了下来。

    “哈!我的蜜饯!”李牧笑了一声,弯腰把纸包捡了起来,拿在手里晃了晃,道:“吃了我的东西,还要害我吗?不知道有句话叫做吃人的最短,魏璎珞,你的脸皮可够厚了!”

    “我没吃,一个都没吃,本来就是要还给你的!”

    “真的?”李牧把纸包打开,装模作样地数了数,断然道:“你撒谎,一共十四个蜜饯,现在就十三个了,你吃了一个!”

    “我没有!”魏璎珞急道:“你怎么诬赖呢,我真的没吃!”

    “你怎么证明你没吃?”

    “我……我……”魏璎珞低下了头,她真的没法证明。因为怕被看见,这蜜饯一直在她的袖子里,从头到尾只有她自己知道这蜜饯的存在,没有人能给她作证明。

    李牧得意地笑了一下,把蜜饯重新放回魏璎珞的手里,诱惑道:“只要你不说出去,蜜饯这东西,想吃多少就有多少?!?br/>
    魏璎珞怒道:“我不会被你收买的!”

    “好!”李牧也发起了狠,道:“不被收买是吧,我不收买了,我明天就去雇二百个婆子,我收买她们!”

    魏璎珞警觉道:“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李牧哼了一声,道:“我让她们去走街串巷,让她们专找人多的地方,说你爹!”

    “说啥?”

    “说你爹金屋藏娇,说你爹贪污受贿,说你爹偷看女人洗澡,说你爹……”

    “够了!”魏璎珞跺脚道:“你这个人,怎么如此下作!”

    “谁让我是个登徒子了,登徒子就是这样的!”李牧揽着王鸥的纤腰,一副市井流氓的痞相,道:“不服气就试一试,你敢说出去,我就让你爹臭不可闻!”

    “我……”

    “蜜饯吃完了来拿??!先走了!”李牧说着,根本不管魏璎珞怎么抉择,搂着王鸥从角落走了出去。刚转过一个转角,他就把王鸥松开了,心虚地擦了下嘴巴,看看王鸥唇角的胭脂都被他啃花了,赶忙也帮她擦了一下,道:“吓死我了,我倒是不怕什么,主要是担心你的名节,真要是露馅了,对你不好?!?br/>
    王鸥抿着嘴唇,瞄了李牧一眼,低头不敢看他,小声道:“下次可不能这样……轻薄我了?!?br/>
    “哦?!崩钅辽敌α似鹄?,大龄剩女情窦初开的样子,还挺可爱的。

    “我先回了,明日再来寻你?!?br/>
    王鸥说了声,匆匆地转身走了,走出几步,便跑了起来。李牧看着她的样子,叹了口气,这都是情债啊,如何交代呢?

    不管了,总不能辜负佳人一片心意吧?

    舔了舔嘴唇,咂摸了一下。

    嗯,确认了,是甜的!

    李牧哈哈大笑,转身进了天上人间,叫来一个服务员让她去找小陈公公来门口顶着,他则绕到后院库房,那里还有一个刺客等着他处理呢。

    ……

    娜扎被绑在了库房的一根柱子上,嘴里横了两双筷子,这样可以防止她咬舌自尽。身上绳子缠了一道又一道,手脚都被捆死了,一丝一毫也动弹不得。

    她的眼神是空洞的,她知道,她失败了,而且再也没有机会了。如今想死也死不了,接下来会是什么结果,她想都不敢去想。

    若是直接死了才好,若是遭到了严刑拷打……想到这,娜扎的目光终于发生了变化,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就在这时,库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娜扎吓得一哆嗦,看到是李牧,又把头低了下去。

    库房里负责看守的人顿时把手放在了刀把上,看到来人是李牧,才把手放了下来,躬身行礼。这些人都是李世民安排负责李渊的安全的护卫,全都是宫中高手,因此娜扎的存在,李牧是无法保密的。明天早上,消息就会放在李世民的案头,因此,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只有一晚。他必须在这一晚的时间内,把事情搞清楚,将李思文摘干净!

    

天津快乐十分 www.poy2.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