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快乐十分 > 都市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零四章 衣冠冢
?    没有隐瞒,把一切都讲的清清楚楚。

    知道哥哥嫂子们会担心她,她是个不想让别人为她担心的人,而且西边战事紧张,哥哥们正高度关注着,有许多事情要忙,她不想因为她个人的感情而影响哥哥他们,所以把心里的所有想法都讲清了。

    也没有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心里的难受并未掩饰,也袒露了,也挑明了,只是压抑着没让自己哭出来而已。

    见到商朝宗,蒙山鸣把这一切都告之后,叹道:“放心吧,没事,郡主是个懂事的丫头,懂事的让人心疼,一贯不会给人添麻烦,不会做出让别人伤心难过的事来,更不会做出让家人伤心难过的事来。修个衣冠冢而已,让她去做吧?!?br/>
    商朝宗、凤若男、蓝若亭皆沉默不语,或带几分黯然,凤若男甚至想哭。

    “若男,修衣冠冢的事,你吩咐管家,一切按清儿的意思办?!鄙坛诨赝范V鲆簧?。

    “嗯!”凤若男点了点头。

    蒙山鸣忽又道:“王爷,有句话不知道当不当讲?!?br/>
    商朝宗:“蒙伯伯,这里没外人,有什么不能讲的,但说无妨?!?br/>
    面对家事一贯是称呼“伯伯”,面对公事时才会称呼“蒙帅”。

    蒙山鸣叹道:“其实吧,你们逼着郡主嫁给那个傅公子,我是不以为然的。有些事情不必讳言,郡主终究是被那张脸给连累了,顶着那张脸嫁到傅家,真的合适吗?靠王爷权势对傅家的威慑,真的能让郡主在傅家过的顺心长久吗?”

    “我宁愿郡主受点大家都能看到的苦,也不愿她心里委屈,她的性格,在婆家受了委屈是不会说出来的??!时间久了,傅家摸透了她的秉性,会待她如何,谁也不知道。她嫁给自己不想嫁的人,还要降贵纡尊曲意奉承,要做个好媳妇,她这辈子能开心吗?既然已经被那张脸给误了,不嫁又何妨?顺她的意不好吗?”

    “然而这是王爷的家事,而且王爷也的确是一心为着郡主好,并无其他意思,所以老夫也不好说什么?!?br/>
    这番话,蒙山鸣也算是说出了自己心里话,对在场几人的触动很大。

    商朝宗叹道:“哪有女儿家不嫁人的道理,她就我这么一个哥哥,我若是不能尽到父母的责任,让外人如何看我?何况,这是父母生前的遗愿,因为清儿的脸,一直惦念着如何给她找个好人家?!?br/>
    蒙山鸣颔首,“我明白的。王爷的家事我不会插手,也不会多说什么,只是有一事老夫想请求王爷?!?br/>
    商朝宗:“蒙伯伯言重了,有什么事尽管说,何来请求一说?”

    蒙山鸣摆了摆手,另有说法,“老夫年纪大了,也许活不了几年了。趁还能说话,就当是为郡主求个情吧。王爷,郡主嫁入傅家后,将来,不管郡主做了什么,她那时的选择都是我们今天为她选择的,怪不得她,希望王爷届时能容忍并善待她!就这个请求?!?br/>
    商朝宗神情一肃,“这点无须蒙伯伯吩咐,清儿是本王一母同胞的亲妹妹,焉能不善待。蒙伯伯放心,若男和蓝先生都听到了,本王一定做到!”

    ……

    照办事宜的凤若男一出来,便得到下人通报,说傅君兰来了。

    想起昨日叮嘱,凤若男立刻将人招来,见面后再次叮嘱,“傅公子,这几日你多陪陪郡主,尽量为其开解?!?br/>
    “好的?!备稻甲匀皇怯ο?。

    得了王爷的首肯,王府管家立刻第一时间忙碌了起来,凭王府的势力,在这南州为商淑清办这点小事轻而易举,简直不值一提,很快便落实了下来。

    商淑清的马车抵达城外野地时,精挑细选的墓地已经开挖好了,一口备好的上等棺木摆放在旁,工匠们束手而立等候,王府管家亲自在旁监工。

    马车停下,随队护卫人员立刻闪身四周布防,戒备着四周。

    傅君兰和商淑清先后下了马车,有下人抬了口箱子跟在后面,深一脚浅一脚的趟过荒草无路之地。

    商淑清打量着四周的环境,管家快步过来迎接,在旁道:“郡主,时间仓促,没来得及准备,回头就让人修条能走的路过来?!?br/>
    商淑清摇头,“不用了,这样也好,免得有人来打扰?!?br/>
    走到新掘的坟坑前看了看,又走到了棺木前查看。

    陪同在旁的管家道:“这已经是城中一时间能找到的最好的棺木?!?br/>
    “管家有心了?!鄙淌缜逍还簧?,招手示意了一下,下人立刻将那口大箱子给抬了过来。

    箱子打开,里面都是牛有道以前穿过的衣物和鞋子之类的,叠放的整整齐齐的衣物上还有一只匣子。

    商淑清端了匣子,亲手打开了,里面有牛有道用过的发簪和头巾之类的。

    亲手摸了摸匣子里的东西,似有依依不舍,注意到边上的傅君兰后,商淑清收敛了不舍神色,又合上了匣子,俯身放入了棺木内的枕头部位。

    起身,又开始取出箱子里的衣物,往棺木里放。

    傅君兰见之,也弯腰去取,要帮一把手,谁知商淑清立刻出声阻止,“傅公子,不用了…”紧急一声后,立马察觉到不妥,语调转而柔和,“清儿自己来就好?!?br/>
    傅君兰僵了僵,只好作罢,神色间略有莫名复杂神色,他又不傻,能看出来,商淑清不想让别人碰这些东西。

    叠好的上衣整整齐齐放在棺木内的上身部位,下衣整整齐齐放在下衣部位,鞋子整整齐齐摆放在了足部。

    一切都摆放整齐了,商淑清凝视一阵后,扭头对管家点了点头。

    管家立刻挥手道:“来人,封棺下葬!”

    工匠迅速过来,抬了沉重棺盖合上,继而叮叮咣咣打入钉子将其给封死了,之后吊起棺材落入坑内。

    培土掩埋之际,管家又过来问商淑清,墓碑上如何载文?

    墓碑还是空的,还未雕刻,其他人也拿不定主意。商淑清要了笔,亲自提笔蘸墨,在上面留下了四个大字。

    字体秀丽,内见根骨,旁人看的连连点头,傅君兰逐字念道:“桃花仙人…”

    没了下文,商淑清也没了续笔的意思,管家迟疑道:“落何人款?”

    商淑清:“不用了,就这样?!?br/>
    她这样安排,管家也只好照办,随后招了工匠过来,就地照着字迹丁零当啷雕刻起来。

    就几个字,对雕刻老手来说不是什么事,待到坟包堆砌好了,墓碑也雕刻好了,也立在了坟包前,碑文“桃花仙人”四字赫然醒目。

    工匠随后清场退离,下人摆放火盆、香烛之类的。

    商淑清焚香几支奉上,傅君兰亦焚香而祭,以示对亡者的尊敬,下人们也陆续上了香。

    同时有一筐纸钱抬上,商淑清默默焚烧。

    突一阵狂风吹来,吹散了纸钱,旁人摁奈不急,顿见吹散的纸钱漫天飘舞。

    管家斥责办事不利的下人。

    商淑清说了声“不关他们的事”,帮下人说了句话,站了起来,环顾四周,只见翻飞纸钱飘零或远去或四落,点缀了苍茫山野,令她眼神迷惘。

    烧完能烧的,商淑清亲手洒下一壶酒,临别前站在墓碑前,往事历历在目,伸手将那四个字一个一个触摸了一遍,之后轻声道:“走吧!”

    一行就此离去,仅剩一座孤冢。

    就在一行消失没多久,有隆隆蹄声传来,一队人马驰骋而来,临近坟墓之际,骑卫四散戒备。

    独自驱马上前的商朝宗在墓前勒马,看看新坟,看看四周,翻身跳下,认出了墓碑上的字迹出自商淑清之手,略显疑惑嘀咕,“桃…花…仙…人!”

    之后一声叹,叹声摇头,“道爷啊道爷,你死了我们骗她,你没死我们又要骗她,有朝一日你让我如何对她交代?你这是死也罢,活也好,反正都不肯放过清儿,死活都要折腾我家清儿??!”

    ……

    临近傍晚,逗留了一个白天的傅君兰告辞,离开前又被凤若男截下了,凤若男再次叮咛,让他明天继续来,继续陪商淑清。

    傅君兰也挺为难,他知道凤若男想让自己多开导商淑清,可商淑清言语间的意思明显想要安静一段时间。

    将商淑清的意思一提,凤若男却瞪眼,“你一个大活人,不知道找借口吗?”

    傅君兰无奈,只好唯唯诺诺应下。

    当夜,商淑清酗酒了,独自闷酒喝醉了,倒在榻上迷迷糊糊中,又见到了那个人,正在马背,要去圣境。

    她知道此去圣境凶险,大喊:道爷,圣境危险,不能去!

    马背上的人回头一笑:江湖走马,风也好,雨也罢,去去便回。

    说罢纵马而去,她在后面拼命追,大喊大叫,可是追不上…闭着的双目,眼角,泪痕湿。

    梦中突然出现了许多人,追杀一身是伤的牛有道,嗖嗖箭雨中,牛有道被乱箭射成了刺猬一般,浑身是血的倒下了。

    “道爷…”商淑清发出一声凄厉悲鸣,两眼一睁,猛然坐了起来,醒了,发现自己拥着被子,窗外已天亮,这才发现之前的一切都在梦中,大口喘气,身上汗湿。

    外面庭院中,傅君兰来了,正与侍女问话,屋内陡然传来的惊叫吓得两人猛回头。

    守在外面的女修士一个闪身,紧急破门而入。

    PS:感谢新盟主“胖哥认识爱爱”捧场支持!

    

天津快乐十分 www.poy2.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